用干部的“紧张指数”换取当地的“发展指数”、群众的“满意指数”和政府的“信任指数”——

重庆南川有个“最难办事科室”评选

我认为婚姻状况是我的个人隐私,公司因此与我解除劳动合同是违法的,请问我的想法对吗?

“活动牵一发动全身,确实倒逼了机关和干部改进作风。”曾甩掉“最难办事科室”帽子的区人力社保局城乡居民养老保险科科长刘高勇说:“以前,一个季度评一次,服务稍有不到位,民意就会反弹。现在是天天如履薄冰,为群众服务尽可能热情周到,才能避免再次‘榜上有名’。”

2015年,南川区民政局殡仪馆两次评议均进入“最难办事科室群众评”前10位,殡仪馆负责人被约谈。

截至2020年10月底,该活动已持续评议16次,谈话提醒分管领导137人次、约谈科室负责人42人次、免职4人,多名拟提拔干部暂缓提拔。

“如坐针毡、寝食难安,恨不得有个地缝钻进去。”曾经两次“上榜”,位列第一和第四,重庆南川区规划和自然资源局不动产登记中心主任吴小琴对记者说,想起当时的评议结果,还心有余悸。

“基础设施建设不完善,人员素质参差不齐,导致供需矛盾突出、压力也大。但冷静分析工作中确实存在一些履职和服务不到位的问题。”区民政局殡仪馆有关负责人说,他们科室经历两次评议,在持续推进整改的过程中,先后采取了新增“一站式”服务平台,优化服务流程、规范收费价格、公示职能职责,安装呼叫器、设置意见箱,整治脏乱差等举措,最终赢得群众理解、信任和认可,摘掉了“最难办事科室”帽子。

我于2016年6月1日与一家公司签订劳动合同,期限为三年。在填写入职申请表时,婚姻状况一项我勾选为未婚,紧急联系人一栏联系人为张先生。后公司得知我已于2015年4月登记结婚,张先生实际上是我丈夫。根据公司《员工手册》第九条规定:“应聘员工必须保证向公司提供的个人资料真实无误,一经发现虚报或伪造,公司有权立即将其辞退。”公司以我隐瞒婚姻状况、违反公司规章制度为由与我解除劳动合同。

北京义贤律师事务所 黄乐平

这种压力来自“最难办事科室群众评”前所未有的强度。如何提高基层相关部门服务意识,解决“门难进、脸难看、事难办”等顽疾?南川区从制度出发,于2014年开展了“最难办事科室群众评”活动,以具有行政审批和行政服务职能的近100个科室作为评议对象,每季度评出10个最难办事科室。

除此以外,评议结果的问责也是真刀实枪,不走形式,直接与科室干部职工“面子”“帽子”“票子”挂钩。“丢面子”,评议结果不仅向全区各级各部门通报,评议前10科室位次及主要问题在《南川日报》公示曝光;“丢帽子”,除了相关领导约谈外,科室主要负责人3个月内不得提拔重用,连续两次评议位列前3的,免去科室负责人职务,连续3次的,免去分管领导职务;“丢票子”,即评议结果纳入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年度综合考核,考核结果直接与年终绩效奖挂钩。

据了解,这种困难存在于两方面。一方面外有追兵。南川区是国务院确定的第三批资源枯竭城市,对外有着服务不到位、效率上不去、百姓不满意、营商环境不佳等难题。另一方面内有“懒鬼”。李明清坦言,当时的南川区部分干部存在不会干、不想干、不去干、不敢干、不实干五大问题。

随着全面从严治党的深入推进,一些干部以“不作为”求“不犯错”,出现了“玻璃门”“弹簧门”“旋转门”等行政不作为情形,严重影响营商环境。

据了解,去年,南川区政务服务大厅荣获全国优秀政务大厅“服务优化奖”,全区营商环境考核排名全市第3位。今年,南川区“‘最难办事科室群众评’行政权力监督机制”荣获首批全国法治政府建设示范项目命名。

如何提高基层相关部门服务意识,解决“门难进、脸难看、事难办”等顽疾?重庆市南川区从制度入手,开展了“最难办事科室群众评”活动,以具有行政审批和行政服务职能的近100个科室作为评议对象,每季度评出10个最难办事科室。该评议共设置了“冷、懒、推、乱、贪”5项指标。其中每一项都进行具体化,办事企业和群众容易“对号入座”。

负重致远,“上榜”让科室压力山大

知错就改,“最差”变“最优”

首先,我国《劳动合同法》第八条规定:“用人单位有权了解劳动者与劳动合同直接相关的基本情况,劳动者应当如实说明”,这里的基本情况是指劳动者的健康状况、知识技能、学历等,而劳动者的婚育状况应属个人隐私范畴,除非用人单位能证明该隐私信息与履行劳动合同存在直接的关联关系,否则劳动者没有向用人单位报告的义务。

此外,如果参评科室干部职工因吃拿卡要等违规违纪问题被群众举报,经查实的不仅会受到纪律处分,还会直接评为“最难办事科室群众评”第一名。评议的对象从行政系统内部走出去,人民群众成为基层部门科室的“阅卷人”,大大提高了南川区的行政服务满意度。

根据您的描述,本案争议焦点为公司以隐瞒婚姻状况为由单方面解除与您的劳动合同是否违法。

“上榜”科室感到压力巨大,没“上榜”科室同样“坐不住”。“评议就像一把剑一直悬在头上,大家不敢有一点懈怠,稍不注意,就会‘榜上有名’。”原区工商局企业注册科科长周萍说。

南川区委书记丁中平表示,依法行政是法治政府的内在要求,人民满意是政府治理的根本,要用干部的“紧张指数”换取南川的“发展指数”、群众的“满意指数”和政府的“信任指数”。

最后,公司的规章制度既侵犯了女职工的个人隐私权,又变相限制了女职工的就业及劳动权利,违反上述法律规定,应认定为违法。

“前几年,南川的发展遇到阶段性困难。我们调研发现,不得不说,有一部分干部是不在状态的。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被逼出来的最难办事科室群众评,在‘差评’的倒逼之下,差生很可能成为优等生。”重庆市副市长、原南川区委书记李明清说。

居安思危,评议要走群众路线

曾经,南川区教委基础教育科被评为“最难办事科室”第7名,“怎么让群众满意”成为该科室每天思考的大难题。科室从改善窗口形象入手,热情接待群众来访。科长主动对外公布电话,24小时提供政策咨询,最多一天接了53个电话,最晚的一个电话是凌晨1点。

意识到问题后的南川区高度重视群众路线对作风建设的作用,开展了推进行政审批“两集中两到位”改革等六个专项行动。“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抓手,就是开展‘最难办事科室群众评’活动。”南川区区长张兴益介绍说,群众参与评议主要是通过两种方式,一种是群众作为服务对象、市场主体业主等利益关系群体组成定向评议名单库,向其中1000人发放邮寄评议表进行定向评议。另外一种是通过《南川日报》和“阳光重庆网”发布评议表,开展抽样评议。

在此提醒女性劳动者,应聘时可以拒绝用人单位对于其婚育状况等隐私问题的询问。

经过调查发现,作风问题是表象,其根源是权力的缺位、错位、越位,尤其是部分单位的科室,看似权力不大,实则是权力的最终执行者,是服务群众的“最后一公里”,特别需要从严从实对其监督制约。

“最难办事科室群众评”在行政系统自我监督的模式下,主动引入外部评价机制,请服务对象和群众“打分”,变“关门评”为“开门评”。实践证明,评估主体与评估对象的利益关系越直接,评估结果所反映的客观事实就越真实。

其次,根据我国《就业促进法》第二十七条规定:“用人单位招用人员,除国家规定的不适用妇女的工程或者工作岗位外,不得以性别为由拒绝录用妇女或者提高对妇女的录用标准。用人单位录用女职工,不得在劳动合同中规定限制女职工结婚、生育的内容”以及《妇女权益保障法》第二十三条规定:“各单位在录用女职工时,应当依法与其签订劳动(聘用)合同或者服务协议,劳动(聘用)合同或者服务协议中不得规定限制女职工结婚、生育的内容”的规定,且劳动者的婚育状况属个人隐私的范畴,故除针对国家规定的特定岗位进行招聘外,女性劳动者在应聘时可以拒绝用人单位对于其婚育状况的询问,即使处于弱势地位的女性劳动者迫于现实功利而选择做出不实的陈述,也不应认定为违反诚实信用,更不应认定为以欺诈手段签订劳动合同的行为。

除了给压力,“最难办事科室群众评”还注重评议整改。评议结束后,相关部门会组建暗访督查组,采取模拟办事、隐蔽拍摄、电话咨询、走访群众等方式,对被评议科室和评议前10科室报送的问题整改情况进行暗访督查,确保问题得到全面彻底的整改。

据了解,该评议共设置了“冷、懒、推、乱、贪”5项指标。其中每一项都进行具体化,办事企业和群众容易“对号入座”。比如“冷”就是指对群众感情冷漠,不能站在群众的立场想问题办事情,无视群众疾苦,不想群众所想、急群众所急等问题。